James Barnes,Bucky Bear,Winter Baby,Wolf Mama,Always your Love٩(*´◒`*)۶

【盾冬】离别与重逢(短篇,万字一发完)

这篇的安排走向真的太合理了!!!!!

托尼和吧唧本该有次这样的机会……

吧唧对皮尔斯的信任缘由……

如果漫威不那么狭隘的话,这么拍真的会很说服力!


忽而今夏:

Summary:当Tony和Steve回到七十年代的神盾局时,他们遇见了Zola博士和正在被改造的冬兵。


-------------------------------------------------------


突发性PTSD爆肝产物


私设如山,逻辑混乱,人物OOC,慎入


--------------------------------------------------------


1


“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这是你自己说的!”Scott Lang气急败坏地说着,简直就要跳起来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我们搞砸了,就再也没有补救的机会了!”


Tony头痛地捏了捏眉心,Steve站在一旁,他还从未见过Scott这么生气的样子。但是也不能怪他,他们确实把事情搞砸了——Loki带着宇宙魔方逃跑了,而所剩的皮姆粒子已经不足以支撑他们再进行一次“时空劫持”。


“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我们至少得尝试一下。”Steve坚持道。


“没有其他办法了!”Scott一脸苦相,“我们现在每个人只剩下一管皮姆粒子,用掉的话,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等等,我有办法了。”Tony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拿到宇宙魔方,同时补充更多的皮姆粒子。”


“七十年代,新泽西州的里海军事基地。”Tony开始踱步,语气激动起来,“我看过神盾局的资料,宇宙魔方就在他们手上。更妙的是——”他停顿了一下,仿佛有意制造悬念,“皮姆博士本人那时也在为神盾局工作。”


“Hank说过他曾经怀疑Howard Stark偷走了他的皮姆粒子。”Scott反应很快,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么也许他的怀疑不完全是错的。”Tony的眼神里甚至闪过一丝狡黠。


“我们不能就这么闯进去。”Steve也为这个想法振奋了起来,马上开始计划具体的行动,“我们必须假设宇宙魔方和皮姆粒子都是神盾局的最高机密,那么我们的伪装身份至少要足够让我们有权限接近这两样东西,同时足够以假乱真骗过世界上最优秀的情报机构之一。”


“我有一个主意,但我大概能猜得出来你不会喜欢的。” Tony深吸一口气,望着Steve,慢吞吞地说,“你相信我吗?” 


“Tony,你知道我一直相信你。”Steve认真地回答道。


2


“所以,这就是你的好主意。”面具紧紧贴在皮肤上,冰凉的触感让Steve很不舒服。Tony正透过他的父亲,Steve多年前的好友Howard Stark的脸看着他,这感觉更是怪异。这张脸和Steve记忆中的Howard相比,可以看出时间已经在上面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嘿,这是我的主意,但我可没说过这是好的。”Steve听到的是Howard的声音和Tony特有的玩世不恭的腔调,“况且,不得不把我老爹弄晕的人是我,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那我是谁?”Steve试着扯动了一下嘴角,玻璃反光中那个陌生的男子也对他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Jarvis,我爹以前的管家。”Tony瞥了他一眼,像是有点不自在,又移开了视线,“怎么样,Stark科技,神奇吧?可惜暂时还做不到连同身材一起改变,你比Jarvis壮太多了,我们只能希望他们不会注意到。”


“Tony,告诉我这不是你的什么恶趣味。”Steve叹了口气,心里明白Tony的这个想法其实是天才一般的正确。作为神盾局的创始人,Howard必然有最高的权限接触一切机密,而要伪装成Howard的话,又有谁能比Tony对他更熟悉呢?


Tony冲他眨了眨眼睛。


“不过看来我是欠Romanoff一个道歉了。我一直以为我的库存里那些不见了的面具是她拿的……我们走吧。”


他们走在阳光下,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说来奇怪,Steve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四十年后。那时整个营地已经被废弃,只有成排砖红色的房子,铺满砂石的路面和光溜溜的旗杆提醒着Steve那些他作为新兵时曾经在这里度过的时光。而当下,他们的身边都是来往匆匆,穿着打扮就像他们在怀旧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怀抱着厚厚一摞文件的神盾局员工,路边一辆辆军用装甲车正在卸下一批又一批的物资,平房内的办公室里传来此起彼伏的电报机敲打声和电话声。一切都是那么的……七十年代。这是一段对Steve和Tony来讲都既陌生又熟悉的岁月。


“那边。”Steve悄悄地提醒Tony,指向那幢他上次来就觉察出了位置可疑的建筑。在这下面,埋藏着那个让他永远痛苦的真相。


冷静。Steve告诉自己,要冷静。他是在执行任务,不能分心。


Howard的身份果然非常有用,他们一路通行,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和怀疑。Tony边走边用伪装成手提箱的装甲扫描符合宇宙魔方读数的物体,Steve则漫无目的地扫视四周,当他看到某间办公室门前写着的名字时,呼吸一滞,停住了脚步。


Margaret Carter.


他忍不住透过玻璃窗望向了里面。


她穿着深蓝色的短袖上衣,一头黑发端庄地盘在脑后,她正无比认真地浏览着面前那份摊开的文件,办公桌上还堆着小山一样的档案和卷宗。岁月同样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她的眼角和嘴角都多了皱纹,却不能减弱丝毫她的美丽和那股永不服输的英气。


“该走了。”Tony假装咳嗽了一下,拍了拍Steve的肩膀,“鉴于你现在是Jarvis,你要知道这个场景实在有点奇怪。”


Steve转过身来,Tony没有看他,只是继续说:“不过如果你实在想知道的话,Carter阿姨——没错,我是叫她Carter阿姨——这一生没有你也过得相当精彩。神盾局?就是她和我老爹一起搞起来的。她也结婚了,我小时候还和Carter家的孩子一起玩过。不错的孩子,当然不可能像我那么天才,不过都和他们老妈一样固执又强硬。她是个厉害的角色。你知道JFK有一次——”


“我知道,Tony。”Steve微笑着打断了他,“我知道。”


他们继续往前走,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看起来像是实验室工作人员的人拦住了他们。“怎么回事?”Tony摆出他曾在Howard脸上看见过无数次的那副不耐烦的表情。他们必须赶紧完成任务,任何分岔都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混乱。


“Mr. Stark, Zola博士说有急事需要和您谈谈。”那人看看他又看了看Steve,加上一句,“单独谈谈。”


话音刚落,Tony就感觉到身边的气场一下子紧绷起来。Steve的笑容完全消失了,他现在脸色煞白,就像有人在他肚子上重重地揍了一拳。


“等一下。”Tony皱着眉头对那人说道,然后把Steve拉到了一边,压低声音问他,“你怎么回事?”


“Zola,”Steve咬牙切齿地说道,连带着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Zola在Bucky身上做实验……是他,是他主持了冬兵的改造……”


“Rogers,我警告你,如果你是在暗示我父亲和这一切有关系的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Steve闭上了眼睛,声音里是满满的痛苦,“但是我必须去看看。Tony……拜托了。”


Tony瞪着他,但心里明白——他也必须去。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Tony找了很多资料,有神盾局的旧档案,有从各个九头蛇基地搜集回来的数据和文件,他想找的是冬兵的罪状,却找到了一个又一个残酷而血腥的事实,并且越来越强烈地预感到,如果继续追查下去,他将会找到一个他不愿意接受的事实。所以Tony选择停止了一切行动,把一切埋藏在心底。但也许就是今天,就是这一天,他必须要去面对那个真相,无论是好是坏,无论他愿不愿意接受。


“要么我和他一起去,要么我们谁都不去。”Tony深吸一口气,对那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带路吧。”


3


Steve上一次见到Zola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把自己的思想储存在庞大的数据库里的电子幽灵。而且,那时Steve还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九头蛇以神盾局的名义做过的那些事,不知道冬兵,对Bucky承受的苦难还没有丝毫概念。他只感觉到出于正义之心的憎恶,憎恶这个给无数人造成了巨大苦难的人,在所谓科技的帮助下苟延残喘。


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当Steve看见好端端地坐在明亮干净的囚室里的Zola时,在他心中积压已久的对Bucky的遭遇无能为力的愤怒,再次失去Bucky的伤痛,还有无数潜藏在过往岁月里的恨意一齐翻涌了上来,他几乎无法呼吸,不得不努力控制住把这里的一切都砸个粉碎的冲动。


Zola此时已经极端虚弱,看起来死亡随时都会降临,但圆框镜片后的眼睛依然闪烁着邪恶的光芒。他没有在意Steve,此时的Steve对于Zola来讲只是个无足轻重的闲人。


“Mr. Stark,”他拖长着油腻得令人恶心的嗓音说,“我很高兴你终于愿意过来看看我最新的研究成果了。我必须说,我感到非常荣幸……”


“停,别扯废话了。”Tony显然也受不了他这么说话,伸出一只手阻止了他,“我来只是因为你说你有急事。”


“我有一份礼物。”Zola轻声说道,用贪婪的目光望着Tony,或者说,Howard Stark,“一份献给神盾局的礼物,来表达我的忠心。”


“是什么?”Tony眯起眼睛。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他的很多细小的表情确实都跟Howard很相像。


“我想,我直接展示给你看会更有说服力。”Zola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Tony和Steve被领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当Steve看清楚房间里的情景时,他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甚至无法抬起脚跨进去。


一个一人高的冷冻仓被立起来固定在墙上,一张血迹斑斑的手术床,旁边的几辆移动推车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全套的手术设备,还有电锯、铁钩、注射器和许多叫不上名字,但总会让人与极端疼痛联系起来的器具。而在房间的中间,是那台Steve在图片上看了无数次,在每一晚睡梦中都想着把它砸成碎片的机器。


他从喉咙最深处发出了一声呜咽。


Tony也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完完全全地震惊了,半晌用手轻轻地摸上那个冷冻仓,刺骨的寒意似乎直直钻进了他的心里。他转过头,打发那些研究人员离开,才用最低沉的声音说道:“Steve……他在里面。”


Steve猛地抬起了头,Tony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动作,他已经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甚至撞翻了一辆移动推车,似乎恨不得直接冲到冷冻仓里面去。


玻璃上结了厚厚的一层霜,Steve用力地用手擦着,还是怎么也擦不干净。但他只要看到那个轮廓就够了。那个人紧闭着眼睛,长长的头发垂在脸颊的两边,比Steve后来见到的他要瘦削得多。这副景象就像一把尖刀,直接捅进了Steve心里那个从未愈合过的伤口。


“Bucky……”Steve无声地呼唤着,他不能发出声音来。一旦叫出了这个名字,他便再也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而现在Steve不能崩溃。


Steve把手掌完全张开,贴在那块小小的、只能刚好让他看到Bucky的脸的玻璃上。过低的温度很快让Steve的手掌刺痛起来,但他没有放开,Bucky以前曾经打趣说Steve的身体就像一个火炉,而现在他便这样徒劳地试图把自己身上源源不断的热量穿透过去,分一点给Bucky。


Tony没有看他们,他只是试着想象了一下如果是Pepper躺在那里面,便已经感觉到心痛得无法忍受。而他完全清楚自己愿意并且能够为Pepper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已经决定原谅Steve对自己的隐瞒了。


Tony还找到了一些手术记录,仅仅是看着那上面“手臂切除”“疼痛极限测试”“记忆重置”“无麻醉手术”等各类名目就已经让他浑身发抖。他决定把这些东西都藏起来,Steve不需要变得更加心碎了。


“你们好,”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女孩领着一队研究人员走了进来,“很抱歉,资产需要进行定期的维护了,恐怕我必须请你们离开。”


Steve正把额头也抵在冷冻仓的舱体上,毫无反应,Tony只得把他硬生生地拽了开来。离开房间时,他不觉加快了脚步,Steve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而Tony要是再在里面和那些冷血的人渣多待上十秒钟,他也会忍不住把这整个地方毁得一干二净的。


4


“那是Barnes中士。”Tony压抑不住声音中的愤怒,“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救了他。”Zola的语气中是令人厌恶的傲慢和炫耀,“Barnes中士本该死在二十五年前的那次坠崖之中的。是我的血清救了他。”


血清。Tony全身一颤。他的父母车祸死亡的那一晚……他们的后备箱里的血清……


“有了我的血清,加上Fennhoff医生在精神科方面的造诣,”Zola的眼里闪烁着疯狂,“我们可以为神盾局打造最强大的战士。无坚不摧,绝对服从,没有感情。这会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梦寐以求的战士。”


Tony感觉身边的Steve又颤抖了起来。换做平时,Tony早就用掌心炮把Zola轰了上天,但现在他是Howard Stark,他知道自家老爹在这种情况下会说什么。


“那么作为交换条件,你将会得到什么?”他闭上眼睛,一边厌弃自己一边说出了这句话。


“我将会得到无限量的资金来资助我的研究。很遗憾,目前的血清与我理想中的完美状态还有差距,但我已经非常接近了……只需要再推一把,我就可以研制出完美的血清。比Erskine博士的血清更加完美。”Zola胸有成竹地说。


“想都别想。”Tony来不及制止,Steve已经跨前一步,厉声说道,“我们不会再让你残害更多的人了。”


“收起你那伪善的面孔吧,Stark。”Zola依然没有理会Steve,他这会儿眯起了眼睛,用一种令人反感的方式打量着Tony,“也许别人会被你骗过去,但我知道你这么执着地要找到Rogers的原因是什么。真正的原因。你比任何人都想复刻出Erskine的血清。”


“我不会再跟你多说一句话。立刻关停这个项目,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因此受到审判。”考虑后来发生的事情,Tony知道自己的话是多么苍白无力。但他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为什么不把我送上审判席?”Zola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你是在害怕,如果他们真的详细检查跟这个项目有关的一切资料的话,就会在购买冷冻仓和洗脑仪器的账单上找到你的签名吗?”


“你说什么?”Tony震惊地问道。


“别紧张,一个小小的花招而已。我想你很快就会发现,历史是可以被改写的。无论是你的历史,还是神盾局的历史。你看,像这样的事情总会发生。意外总会发生。”


“你是在威胁我吗?”Tony被彻底激怒了。


这时,刚才那个穿白大褂的女孩跑了过来,神色惊慌地向Zola报告:“他……他又想起来了!”


“你们知道标准程序,不用每次都来问我。”Zola皱了皱眉,又笑着转向Tony,“不,我是在提醒你,Mr. Stark,也许你该早点回去了。不要让你的妻子等得太久,我听说怀孕的女人脾气都特别差。”


Tony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走,快走。”Steve在他耳边低声催促,“千万不要被他激怒——”


下一秒,他就听见Zola用他听过最刺耳的声音嘲讽道:“这家伙每次脱离冰冻之后都在尖叫着Rogers的名字,洗脑多少次也不管用。你说他们会不会把这一段也写到美国队长的历史里面去?”


这下轮到反应过来的Tony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抱住Steve,把他往走廊外面推了。那扇把走廊和Zola的囚室、实验室隔开的铁门一落下,里面就传出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Steve绝望地转过身,一拳接着一拳用力地打在墙面上,一边发出类似于受伤野兽的咆哮的低吼。洁白的墙面很快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够了,Steve——”Tony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出动手部装甲来把Steve拉开,“Rogers,Rogers,你得冷静下来!”


最后他采取的方式是大吼,用大吼来盖过Steve砸墙的声音和里面传来的惨叫。Tony一点也不担心别人会听见他们,神盾局的办公室就在他们楼上,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听见过Barnes的惨叫,他也就确信他们的听力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恢复正常。


“我救不了他,Tony。”Steve眼睛通红,表情可怖,“我救不了他。”


“我们会救他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来这里,记得吗?”Tony以前还不知道自己这么有安慰别人的天赋,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是安慰Steve的那个人,“我们完成任务,拿到宇宙魔方和粒子,我们就回去把所有人都救回来。但是首先你得冷静下来。”


Steve弯下腰,做了几回深呼吸,当他再抬起头来看着Tony时,就又变回了那个永远坚定不移,永远胸怀大计的美国队长。“你说得对,Tony。我们分头行动,你继续扫描宇宙魔方,我去皮姆博士的办公室想办法把他引开。二十分钟后在我们进来的地方集合,越快越好。”


他的声音冷静而不容置疑,但Tony知道Steve只是把所有的感情都封存了起来,它们没有消退,只是蛰伏在他那颗已经脆弱不堪的心脏里,等待再次爆发的时机。Tony经历过,他对这种状态感同身受,同时也就格外清楚,如果这一次失败了,对Steve来说会意味着什么。


5


他们没有失败。他们集齐了六颗无限宝石,把所有消失的人都带了回来,然后在一场比五年前还要惨烈得多的大战中终于打败了灭霸,一举歼灭了他的军队。


代价是Tony Stark和Natasha Romanoff的生命。


简单的葬礼过后,他们都聚集在了Tony和Pepper在湖边的那间小木屋里。像是早就知道自己再不会活着回来,Tony录好了一段全息投影,温和而平静地向他的家人和朋友,向他所爱过的人和所有爱他的人,一一道别。


Pepper也在哭,但她没有撕心裂肺,她足够深爱Tony,明白他的一切,明白他的抱负和他最终的选择。他们的小女儿还不能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只是在沙发上爬来爬去,徒劳地去抓Tony的全息影像。


Bucky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这是Tony的家人和朋友为Tony悲恸的时刻,而他……他不觉得Tony会希望自己在这里面。但Pepper坚持要邀请他参加,而现在Steve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他没法离开。Steve的表情带着深切的哀伤,Bucky知道在Steve的心里,他和Tony的友谊有着很重的分量。七年前的那次决裂对Steve也是很大的打击,Bucky衷心希望在自己消失的这几年里,Steve能够和Tony修补好他们的关系。


“嘿,Barnes,”听到Tony的声音叫出自己的名字,Bucky一下子震惊地抬起头来,“希望你也会在这儿,因为我有些话要亲口告诉你。”


这段录影里的Tony穿着的不是休闲装,而是那套白色的量子战衣,镜头也晃得厉害,背景是复仇者基地,看来是他们刚取回宝石之后到灭霸率领大军降临之前那段短暂的时间里拍的。


“时间不多了,我就长话短说吧。我们大概永远也不会成为好兄弟好拍档之类的,但是我希望你知道,”Tony舔了舔嘴唇,显得有点焦虑,这番话显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说出来,“我……不怪你。我父母的事。那不是你的错,你没有选择。听见了吗,那不是你的错。好了……就这样吧。”他伸手关掉了摄像头。


Bucky呆呆地站着,直到Steve抱住了他,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抖得多厉害。Tony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这番话对Bucky来说意义有多么重大,对Bucky来说,就好像,在他心里的那个深不见底,只有无尽的空虚和黑暗的深渊里,终于有那么一小块的虚无被温暖填上了。


6


令人目眩的白光和旋转终于停了下来,Steve再一次睁开眼睛,眼前是熟悉的里海训练基地的招牌。他上一次站在这里,只不过是三天之前的事情。而在这几天里,实在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尽管到达的时间点仍然是同一天,Steve却已经觉得恍如隔世。


这是最后一站了。只要把宇宙魔方归回原位,Steve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他就可以回去……回到Bucky身边。五年的分离,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他们终于可以拥有未来将会共度的所有时光前最后的考验罢了。


Steve挑中了一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研究员,干脆地把他敲晕拖走藏好,用Stark科技制造的面具复制了他的脸模之后仔细地戴到自己脸上,扒下他的衬衣和白大褂换好,胸牌和插在口袋里的笔也顺了过来——Steve打量了一番,除了总是觉得镜中的这张脸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之外看不出别的破绽,便快速地走了出去,融入到人群之中。


他不能确定Tony拿走宇宙魔方的精确地点和时间点,所以最保险的做法就是跟着上一次来到这里的Steve和Tony的行动轨迹再走一遍。


这就意味着,Steve会再次见到刚刚逝去的旧友Tony,会再次见到……身受折磨而他却无力拯救的Bucky。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快在往来的人群中认出了“Howard”和明显体型过大的“Jarvis”,悄悄地跟了上去。


“……她是个厉害的角色。你知道JFK有一次——”


“我知道,Tony。我知道。”


“Howard”和“Jarvis”放松地说笑着,继续往前走。他们看起来还很轻松,但很快,七十年代平静美好的假象就会被打破,就会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过来,向Steve吐出那个让他夜夜噩梦的名字——


可是,没有人。Steve焦急地看着,那个通知他们Zola博士有急事要找Howard的白大褂始终没有出现。他环顾四周,再低头看看,发现自己是这个地方唯一穿着白大褂的人。


Steve恍然大悟。


“Mr. Stark, Zola博士说有急事需要和您谈谈。单独谈谈。”他镇定地快步走上前,拦住了三天前的Tony和自己。天哪,原来自己顶着Jarvis的脸看起来是真的很奇怪。


Steve按照记忆把几天前的他们带到了Zola所在的囚室前,还没有来得及考虑要用什么方法混进Bucky所在的实验室,一个年轻女孩——没错,又是那个年轻女孩——叫住了他。


“新来的?”她盛气凌人地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不错,金发碧眼,跟那个人还挺像。说不定这次会有用。跟我来吧,我等会儿先带你熟悉一下资产维护的程序。你叫什么名字?”


Steve没有回答,光是控制住自己不要一时冲动把这个地方的所有人打倒就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这些人,穿得光鲜亮丽,掌握着本该造福世人的知识,却心甘情愿地在这里当着九头蛇的帮凶,残害着在这个世界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满不在乎地把他称呼为“资产”——


“可惜有点傻。”那女孩怀疑地看了看Steve,低头去看他的胸牌,“Pierce, Alexander Pierce……好吧,Alex,别太紧张了,你会习惯的。”


Pierce——该死的,当然了,这才是这张脸看起来这么熟悉的原因。Steve闭了闭眼睛,抚着自己跳动得过快的心脏。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少这样残酷的事实了。


年轻女孩带着Steve和另外几个研究人员走进实验室的时候,三天前的Tony正在把Steve几乎是硬生生地从里面拖着出来。Steve还记得自己那时的心情,他无法离开,无法把最脆弱的Bucky留给这些猛兽,只想永远等在冷冻仓前守护着他,或者……把他带走,带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去……


他们走进实验室,年轻女孩熟练地关掉了冷冻仓的制冷,旁边和Steve一样人高马大的研究员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警惕地盯着渐渐消失的雾气。


“资产解冻后都会经历短暂的情绪不稳定,”女孩很有经验地警告道,“你们最好祈祷他没有又想起那个美国队长,不然你们几个都不够他揍的。如果那种情况出现,”她转向Steve,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吩咐他,“Alex,我要你去安抚他。你要让资产相信你就是Steve Rogers。”


冷冻仓缓缓地开启,里面传来一阵令人不安的响动和低吼。一个全身赤裸、皮肤和头发上都不断往下滴着水的男人跳了出来,那几个研究人员还没来得及接近他,只见金属臂的银光一闪,他们便都被打倒在地了。


“Steve,”他喘着粗气,嘶吼着,“Steve在哪——”


其中一个被打倒的研究员此时已经爬了起来,他从一旁的推车上抓起一支装着强力镇静剂的注射针管,以为正跪在地上的男人没有注意到,悄悄地绕到他的身后。这个可怜——不,一点都不可怜——的研究员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冬兵是怎么在半秒的时间内从地上跳起转身向他扑过来的,便被扭断了脖子。


年轻女孩发出了一声尖叫,Steve此时终于找回了身上的力气,他不管不顾地扑上前死死抱住不断挣扎的Bucky,一边回头用最坚定的声音对着她大吼:“快!快去找Zola博士!”


这批人对付冬兵显然还没有那么的……有经验。年轻女孩慌乱地点点头便跑了出去,剩下的研究人员也作鸟兽散了。


Steve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徒劳地希望用自己的体温让Bucky裸露的皮肤不再如此冰凉。这时的他太瘦了,Steve可以用自己的身躯把他完全包裹住。Steve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他关掉变声器,摘掉了脸上的面具,把脸紧紧地贴在Bucky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Bucky,是我……是Steve……”


这句话仿佛带着魔力,原本尖叫挣扎的Bucky真的慢慢平静了下来。


“Steve……”他的声音嘶哑得让Steve揪心地痛。


“Bucky……是我……对不起,对不起……”他哭了,泪水和从Bucky身上沾到的冰水混杂在一起从脸庞上滑下,“我会找到你的,我会带你回家的……求求你,再坚持一下,再为我坚持一下……”


这是一个可耻的谎言。这个时间线上的Steve正躺在北冰洋的冰层下面,要再过四十年,Bucky要在地狱里再呆四十年,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要迟到四十年才会来救他。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Steve知道他必须离开了,他必须再次把Bucky抛下。“对不起……”他最后一次默默念道,把自己的额头抵在Bucky冰凉的前额上。


Steve在他们来到之前重新带好了面具,仓皇地逃了出去。是的,他逃跑了,Steve Rogers在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当了逃兵。他不能够眼看着那些人把Bucky拽到那台洗脑仪器上,他不能够知道那些人还会对Bucky做出什么。他不能去救他,因为这是他作为Steve Rogers必须背负的愧疚和悔恨:对Bucky所遭受的一切痛苦的无能为力。


“喂,Alex,你去哪儿?”年轻女孩奇怪地看着Steve踉踉跄跄的背影,大声喊道,“我需要你来按住他!”


“大概是被吓的,第一天来上班就看到资产杀人。”旁边的人耸耸肩,似乎忘了几分钟前自己也被冬兵打得狼狈不堪的事实,“新人都这样,习惯了就好了。”


“不过他对付资产确实有一套,你看到了吗,他居然让他平静下来了。”年轻女孩若有所思地说,“Alexander Pierce……等会儿记得把这一点写到给Zola博士的报告里面去。”


5,4,3,2,1……


倒数结束,Steve再次出现在了他五秒前消失的地方。他跪倒在时间机器中间的圆台上,大口喘着粗气。


“Steve,嘿,Steve,”Banner博士和Sam Wilson见状都慌了神,Bucky比他们动作都要快,冲上去扶住了Steve,“伙计,你还好吧?”


Steve伸手把Bucky揽在怀里,他的怀抱是那么的用力和炽热,Bucky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


“嘿,放松点,你快要把我勒死了。”Bucky艰难地说道,“不论发生了什么……没事了,你现在回家了,Steve。”


是的,Steve把头埋在Bucky的肩膀上,他回家了。


END


-------------------------------------------------------
关于结局再bb几句哈哈


其实我真的没有刻意去fix复联4的结局,但是只要把Bucky放回到本该有他出现的地方,整个结局的真正走向仿佛就已经不言自明了。


所以我现在是真的知道漫威为什么在复联4里那么吝啬,不愿意给Bucky多一句台词,多一个画面了

评论
热度(393)